返回

魔宫诱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一十八章十 立威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阿甘小说网手机站:m.i90xs.com]阿甘小说网m.i90xs.com    !!!!求鲜花,求订阅,求打赏。

    #################################

    天庭天帝——太一神帝为三界至高神,圣帝殷书乃是至高神在人间的代言人,享有至高神的一切尊荣和权力,为人界至尊,尊号——圣仁明德大帝。

    确立圣神宫为人界管理机构。

    在大宋各地建立圣殿,供奉圣仁明德大帝神像。

    这三点是所有一切的前提,破同时也定下了基调,后面的所有法规制度无不是围绕这三点而制定。比如法规中规定神权是至高无上的,凌驾于皇权之上,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又比如规定各国之间的战争应该向圣神宫报备,并得到圣帝的批准,如此种种。不过他并没有马上取缔其他信仰,法规中也没有太过详细、苛刻的规定,只是初步架设起了一个框架,主要是担心逼得太紧引起反弹。

    当屠开山念完时,整个竞技场鸦雀无声,卷轴上的内容不多,但条条都足够震撼人心,如果真的按照上面的内容实施开来,那么圣帝殷书将成为人界,至少是大宋真正意义上的绝对至尊,不过这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都没有太大的利益关系,本来他们头上就有朝廷管着,现在只是多了一个更大boss而已,只有少数有识之士和少林寺、全真教等分属佛教和道教的门派隐隐感到担忧,有心提出异议,可想到昨日的神迹和圣神宫的恐怖实力,立刻没了勇气。

    这次最先赞同的依然是四大世家,其他人见此清楚若是自己不表态那就等于直接站在了圣神宫的对立面,很显然,那与找死没有什么分别,无奈之下只能跟着起身赞同,最后只剩下了尘居士等少数几个散修,这些人多是隐世潜修的高手,都不想过问和参与江湖纷争,这次武林大会,若不是殷书派人一个个上门邀请,多少有点胁迫的成分,他们也不会出山,这事却是打算置身事外。

    然而殷书又岂会让他们如愿,他这次费这么大功夫把他们这些隐世散修邀请过来,就是为了提高自己所行之事的影响力,若是了尘居士等人不表态,他岂不是做了无用功?只见他淡淡看了眼了尘居士,然后望向坐在了尘居士下首,自大会开始便闭目不语的中年男子,说道:“不知道莫庄主是何意思。”

    此人名叫莫离,正是探测器探测到的战斗力在30000以上的两人中的另一人,修为达到先天大成初期,说来巧,此人就隐居在昆仑山脉中,建有一山庄,名曰莫离山庄,庄内除了他外就只有几个侍女和他的一个徒弟。

    莫离一动不动的坐了一会,似乎没有听到,过了片刻才睁开眼睛,起身说话,令人惊奇的是他没有开口,只是喉咙微微有些蠕动便能发出了声音,只是声音有些怪异,赫然是已失传百年的腹语术:“莫某一心追求武道巅峰,隐居昆仑数十年,向来不问世俗之事,却是没有任何异议。”

    殷书满意的点点头,看向另外几人,这几人中修为最高的是一女一男,分别是先天凝练后期和先天凝练中期。女的名玉萝,来自大宋南面一个名为大越的国家,也就是后世的越南,而且还是大越国教摩罗教的教主;男的名拉达尔,蒙古人,擅使一套玄铁打造的鹰爪,蒙古第二大门派天鹰门门主,自蒙古第一高手金龙禅师和三大国师悉数被擒后,拉达尔已成为蒙古当之无愧的第一高手。

    玉萝想起当日两位先天大成境界的高手(高洪和铁卫)突然驾临摩罗教总坛时情景,一种无力感再次涌起,就算摩罗教是大越国教,她玉萝是大越第一高手又如何,在真正的高手面前依然犹如土鸡瓦狗一般,于是不等殷书开口,便起身微微一行礼,道:“圣帝统领人界乃是天命所归,名正言顺,玉萝岂敢有异议。”她却是打着先应付过去,待回到大越在做打算的主意。

    “在下也没有异议。”拉达尔也跟着起身附和道。

    “那了尘居士呢?”殷书最后把目光看向了了尘居士,语气淡然,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没人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了尘居士看了身旁的莫离一眼,拂尘一摆,缓缓起身,做一道辑,淡淡说道:“贫道一世外闲人,凡尘一切都与贫道无关,待此次大会过后,贫道依然会隐居山林,所以圣帝询问贫道却是有些多此一举了。”

    此话一出,立刻有人微微变色,虽然了尘居士语态平缓,话中也没有明显对殷书不敬的词句,但与莫离、玉萝和拉达尔相比却是有些过了,而且他还直言殷书多此一举。要知道如今殷书威势正盛,了尘居士的话无疑是触殷书的眉头。果然,殷书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眼冒寒光的看着了尘居士,刹那间,了尘居士只觉得仿佛整个天地的重量都压在了他身上,让他连口气都喘不过来,一丝死亡的恐惧头一次在心头闪过,直到此时他才真切感受到金丹大道和先天大成之间的差距简直犹如皓月与荧光,即使是刚入金丹大道,可笑他昨晚还为白天的屈服懊悔不甘的一夜。

    “听居士的语气,似乎对本帝有什么不满呢。”殷书的脸色阴冷得可怕,一股足以让人窒息的恐怖气势弥漫整个竞技场:“哼,本帝帝位由天帝亲封,此事在场之人无不亲眼所见,亲耳所闻,岂容有半丝质疑,本帝立信仰、建圣殿不过是遵照天帝旨意,为了更好的规范人界秩序,如今有人心生不满,那与违抗天帝旨意又有何分别。”说到这里,他转头看向了尘居士,眼睛微微一瞪,众人便看到了尘居士像是被一条无形的绳子捆绑住了似的,身体直立僵硬的漂浮起来,只有脸上浮现出挣扎、愤怒、和恐惧的表情,并且随着他眼睛的移动,慢慢飘到了他面前。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惊呆了,或许其他人不清楚,但主席台上和主席台两边的人都非常清楚了尘居士的修为,没想到殷书连手都没动就让了尘居士毫无还手之力,看向殷书的眼神无不充满敬畏和惊惧。

    不过这对于殷书来说却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不进入金丹境界是永远也不会知道金丹境界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境界,永远也不会知道它的强大,与先天境界相比完全是一种掌控和应用的差别,其间的差距不足以道理计,此时他若想取了尘居士的性命,有一千种一万种手段,他这样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立威,而只有让所有人清清楚楚的看见整个过程才能产生最好最震撼的效果。

    “本帝作为天帝亲封人界圣帝又岂容任何人违抗和亵渎天帝的威严。”话音落下,殷书根本不给了尘居士说话的机会,右手手指轻轻一弹,一道黑色刀气激射而出,打在了尘居士的腹部上,了尘居士立刻吐血倒飞而出,摔倒在数米外的地上,脸色惨白,手指指向颤颤巍巍的指向殷书,满脸悲愤的想说什么,可刚张开嘴,一大口鲜血又吐了出来。

    殷书看在眼中,心中没有半点仁慈和怜悯,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弱肉强食,永恒不变的真理:“本帝念你是初犯,废你修为以示惩戒,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人,把他押下去,交由裁判所审判。”

    一代武学宗师,隐士高人就这样成为了一个废人,并且将在牢狱中度过余生。看到这样的结果,所有人都在庆幸自己刚才的选择,特别是莫离、玉萝和拉达尔三人,都暗中捏了把汗。

    “还有何人有异议的!”殷书声音依旧那么平淡,双目含威的扫过全场,没有人会怀疑只要有人敢说一个‘有’字,哪怕是意思稍微沾点边,会落得跟了尘居士一样的下场,甚至更惨。****
" [阿甘小说网手机站:m.i90xs.com]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