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宫诱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前言~~第十章 第一次(上)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阿甘小说网手机站:m.i90xs.com]阿甘小说网m.i90xs.com    卷穿越神雕前言

    正午的太阳火辣辣的照射着,尽管已是汗如雨下,但林海峰依然推着斗车,趟趟的往工地上运着砖头,的胳膊早已被晒得通红,阵阵刺痛刺激着疲惫的神经,好不容易把大堆的砖头都运进了工地,他忙里偷闲的在阴影下休息了下,看着那些在角落里聚在起有说有笑的工友,他的牙根不由自主的咬得紧紧的,这个时候原本是休息的时间,但他的那些所谓的工友却故意刁难他,让他必须搬完堆砖头才能休息,简直欺人太甚,可他再不愿又能怎样,这个工作是他半年来找到的,唯肯用他的工作,为了生存,为了不被饿死,他必须忍,因为他要报仇。

    他曾经也有个幸福的家,父亲是县城的黑道大佬,手下小弟数百,在这个不大的县城里可谓是权势滔天,连县长,县委书记都得让他三分;母亲则是贤良淑德,把家里大小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

    然而就在半年前的天夜里,父亲在家酒店的房间里被杀,而当晚与父亲在起的个不仅没死,还成了帮里二号人物赵明的女人,虽然没有证据证明父亲是谁杀的,但总总迹象都指向了赵明,只是没有证据,后来赵明更是以帮中二龙头的身份,正式成为了帮主。而林海峰的悲惨人生也就此开始了。

    成为帮主的赵明在人前对林海峰母子极力维护,在人后却让手下百般刁难,没过多久的天,林海峰的母亲就因为受不了骚扰,再加上郁郁寡欢突然晕倒在家中,之后就再也没有醒来,连句话都没有留下。

    短短两个月接连失去双亲,悲伤、傍徨、恐惧,几乎要把年仅18岁的林海峰淹没。再由于林海峰的父亲死得太突然,根本没有给他留下多少财产,生活的压力全部压在了他瘦弱的肩膀上。

    在接下来的4个月里,他做过送报员、服务员、清洁工、门童,最好的就是个公司的打字员,但是这些工作他都没有干满个星期就被辞退了,起初他不知道为什么,直到后来他又被家餐厅无故辞退,收拾行李准备离开餐厅时看到赵明的个手下从餐厅经理办公室出来才知道原因。

    最后走投无路之下,他只好到工地上做工,靠出卖体力获得微薄的收入,只是工地上的那些老油条看他即小又瘦弱便时常欺负他,稍有反抗便是顿暴打。想到这里他摸了摸额头上的块长约寸许的伤痕,伤口处传来的隐隐作痛让他忍不住眯起了双眼,怨毒之色闪而过,这是半个月前被打留下来的痕迹,或许永远都不会消失,对此他毫不在乎,他唯的心愿便是有朝日出人头地,到时他不仅要让赵明,让那个背叛他父亲的女人付出生命的代价,还要让所有欺负过他的人后悔。

    半个小时后工地重新热闹了起来,林海峰又推着那辆斗车开始了搬砖头工作,当他再次推着车转头经过部升降梯时,身后突然传来了惊呼声,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只觉得头顶阵剧痛,接着双眼黑,失去了知觉……

    卷穿越神雕章穿越

    不知过了多久,边裘迷迷糊糊的醒来,睁开眼睛,入目便是葱绿茂盛的森林,可能是刚刚醒来的缘故,脑袋还有些混沌,过了片刻才回过神来,自己怎么从工地变到这里来了,想起昏迷前似乎有什么重物砸在自己头上,他心中立刻有了个猜测——可能是自己被重物砸晕后,包工头以为自己死了,担心承担责任,就把自己仍到这荒山野外来了。这个想法起,他越想越觉得可能,心里面把那个肚子犹如怀孕8个月的孕妇的包工头恨得牙痒痒,誓要为自己讨回公道。

    就在这时,从东边的处森林传来几声说话声,接着就看到5个手拿大刀,外貌打扮犹如古人般的大汉从森林里走了出来,他正奇怪这几个人的打扮怎么如此奇怪,难道这附近有剧组在拍古装戏,其中个大汉突然指着他大喊道:“快看,那小子在那,别让他再跑了。”然后5个大汉便挥舞着寒光闪闪的大刀,凶神恶煞的朝他奔了过来,看着架势,他就算再傻也知道情况不对头,更不会认为对方手中的大刀就假的,连忙翻身而起,拔腿就跑,连方向都没看。

    这跑,他也发现自己身上不对劲了,他清楚的记得今天自己穿的是灰色背心和黑色布裤,怎么现在变成了身破布衣了?款式与身后那几个狂追不舍的大汉样。只是现在情况危急,不容他多想,使出吃奶的力气朝前狂奔,速度又快了几分,可身后那几个大汉依然越追越近。

    又过了几分钟,眼前的视线徒然开阔,却是已经跑出了森林,他匆簇头看了眼,发现那5个大汉已经距离他不到5米,只要他放慢脚步,估计就得落得个乱刀砍死的下场,忙回过头去,然而这回头顿时吓得他肝胆俱裂,就在他前方不到两米处竟然是断崖,如此近的距离,他如何能守得住脚,只留下声悲剧的惨叫便坠下了断崖……

    轰——的声,阵剧痛袭遍全身,接着便晕了过去,也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恍惚中有无数的记忆从脑海中闪过,这些记忆有的是他曾经经历过的,有的却完全陌生,但又带着几分亲切,很奇怪的感觉。

    在最后幅画面闪过之后,他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个水塘岸边,半个身子还浸泡在水中,只见水塘四周长满了茂密的杂草,远处则是遮天蔽日的森林,时不时还能听到声动物的鸣叫,从那荒凉且杂乱无章的情景来看,又抬头看了眼望不到盯的断崖,这里很显然处人迹罕至的山谷。

    他试着用双手撑起身体,只觉得全身就像散了架似的,没有处不疼痛,但他却不得不让自己站起来,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在刚才昏迷的时候,他已经从接受到的那些记忆中了解了切。

    在自己被重物砸中脑袋后,其实已经死了,现在的自己早已不是原来的自己,而是灵魂莫名其妙的穿越时空,夺舍重生在了这个名叫殷书的人身上,这倒没什么,相反他还应该觉得庆幸,是老天给了他二次生命,但是坏就坏在这个叫殷书的年轻人身份非常不简单,而且有人欲至他于死地而后快。

    话说这个叫殷书的年轻人乃是个名叫天魔宗的江湖邪派的少主,说起天魔宗在三百年前曾是威震天下的魔门大派,门内高手无数,让江湖人士闻天魔宗而色变,后来因为正道门派的联合围剿而销声匿迹,但数百年来传承直没有中断,只是向行踪隐秘,因此江湖是行知道天魔宗存在的人甚少。

    这代天魔宗的宗主是殷书的父亲殷震天,实力高强,已达先天入门境界,正想着恢复天魔宗曾经的辉煌,却遭到宗内左护法钟万的暗算身亡。

    钟万与殷震天样,都是先天入门境界的高手,是天魔宗内实力仅次于殷震天的高手,直以来都野心勃勃,想取殷震天而代之,在突破到先天境界后,野心更是昭然若揭,这次趁殷震天练功之时偷袭得手,虽然做得隐秘,但宗内的高手几乎人人都知道凶手是谁,刚开始也有人站出来反对,甚至声讨钟万,但最后在钟万铁血手段下,所有声音都消失了。而钟万为了斩草除根,自然不会放过殷震天的独生儿子殷书,若不是有人暗中相助,殷书根本就逃不出天魔宗的山门,如今尽管自己坠下万丈悬崖,但难道钟万不会抱着‘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想法派人下来查看,所以他必须尽快离开这里,找个地方藏起来,他还年轻,可不想这么早英年早逝,特别是他从殷书的记忆中得知自己重生的这个武侠世界居然是金庸的小说世界,二次华山论剑刚刚结束,射雕英雄传和神雕侠侣的交接点后,更是对未来充满了期待。

    拖着重伤的身体,殷书,艰难的向森林走去,路上还不忘小心的处理自己走过的痕迹,走了几分钟,视线已经昏暗下来,担心草丛里或树上有什么毒虫猛兽,步履之间更加小心了几分,每走步都要仔细查看四周,突然声沉闷的兽吼让他的神经立刻紧绷了起来,听声音是从左边传来的,接着又有阵唏唏疏疏的声音传入他耳中,伴随着的还有动物奔跑时踏击地面的声音——有猛兽在迅速靠近。刚经历次生死考验的他脸色刷的变得惨白,也许是死亡的威胁让身体的潜力得以爆发,他想都没想,就向右边的密林狂奔而逃。

    卷穿越神雕二章魔典

    此时的殷书就犹如只惊弓之鸟,只是路埋头往前跑,直到实在是喘不过气来了,才扶着根树干停了下来,警觉的朝身后和四周看了看,发现那只追赶的猛兽并没有追来,而且这里的树木和杂草明显要比之前的稀疏很多,午后的阳光透过树冠照射在身上,让疲惫的他舒服了许多。

    休息了片刻,他拖着无力伤痛的身体又开始向前走,路上还仔细的查找,他想找个可以短时间内藏身、生活的的地方,也就是山洞。随着时间点滴的过去,天空中的太阳慢慢偏西,他的心也逐渐焦急起来,要知道夜晚的森林是最危险的,大部分动物都会在夜晚出来觅食,如果他不能在太阳下山前走到安身之所,那么等待他的很可能是沦为某只猛兽的食物。

    终于,皇天不负有心人,在太阳即将落下之时,他在处山壁下找到了个被杂草完全遮挡住了洞口的山洞,山洞的洞口挺高的,有两米多,但却很窄,估计不到米宽,走进山洞,里面的空间呈葫芦状逐渐变大,最重要的是空气干燥,确实是个栖身的好地方。唯美中不足的是,山洞很深,他只深入20多米便漆黑片,也不知延伸到哪里,不过从洞口茂密的杂草来看,山洞内应该没有其他大型猛兽居住,倒是让他松了口气,却是没有想想为什么个这么好的天然洞穴没有被野兽占据。

    趁着天黑之前,在附近寻找了些干柴,还幸运的被他抓到了只受伤的野兔,晚餐算是有着落了。

    黑夜降临,本来还算安静的森林里兽吼声此起彼伏,殷书双手抱膝的左在地上,双目无神的盯着身前的火堆,就在刚才他亲身体验了次原始人的生活——钻木取火、毫无味道且干涩的烤肉,没有想象中的新鲜感和野外生活的趣味,有的只是种的深深的孤寂和恐惧,说到底他只是个18岁的少年,没有那么大的心理承受能力,而且他早已习惯了大城市的喧嚣和钢筋水泥,徒然让他置身于这么个原始森林之中,随时都有可能丧命,说不担心害怕那是假的,但现实迫使他不得不坚强,他必须活下去,因为不管是前世的边裘,还是今生的殷书,都有着未报的血海深仇……

    不知不觉间,时间过得飞快,火堆不知什么时候熄灭了,外面森林中觅食的野兽重新躲进了自己的巢穴,天色已经大亮了,殷书扒开洞口的杂草走了出来,深深的吸了口清晨新鲜的空气。

    此时的他,气色要比昨天好了很多,不仅身上的伤痛减轻了,而且那颗对现实恐惧不安,对未来迷茫彷徨的心也平静了许多,既来之则安之,只要躲过天魔宗的追杀,再在这个森林中活下去,他相信自己迟早有天会飞冲天的。

    稍微活动了体,他便到森林中寻了些野果,不过他不敢走太远,怕被钟万的人发现。吃完野果,他背靠洞口边" [阿甘小说网手机站:m.i90xs.com]
[章节分页: 1 2 3 4 5 下一页 尾页 ]
第1/6页,5000字/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