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神话天书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百九十五章 燕云王城【下】
   存书签 书架管理 返回目录
[阿甘小说网手机站:m.agxs.org]阿甘小说网agxs.org    原本的挑衅因为赵寒的忽然出场平息下来,这批燕云的将门子弟不在挑衅,赵寒身后的新进青鸾卫虽然心中依旧愤恨,最终还是没有继续追究。

    至于将门子弟们盛情邀请赵寒去凤来楼,赵寒自然是不会去的。

    不说手下这批青鸾卫还需安置,直说他已经有三年多没有回过家,现在若是到了家门前而不入,反而是与一群“狐朋狗友”去厮混的话,估计他老爹能拎着鞭子当街把他给抽死!

    又聊了几句闲言,赵寒无视了岳家小四的愤恨神色,挥挥手招来几个白甲小将,让他们安排自己身后的青鸾卫驻扎,而他自己,则是带着郭嘉一路向燕云城的城区走去。

    高耸的城门后是一片机械的世界,无数能让密集恐惧症的人晕过去的大小齿轮就那么明晃晃的处在这扇机关门之后,如果是第一次来,或许还会被这一幕堪称奇迹的军工设施震惊的目瞪口呆。

    郭嘉不会,赵寒自然也不会,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家。

    一路走过墙后的瓮城与城墙,又经过了足足三道关卡后,他们二人才算是走出这片城防重地,而自这里出去后不到千米,在哪里早就已经有一辆不显眼的马车等在那里。

    黑色的马车,黑色的马拉车,赶车的车夫也是一名身穿黑衣的女子。

    女子见到赵寒与郭嘉走出来后伸手对二人挥了挥,没有什么久别重逢的情绪、反而是有些冰冷与陌生,就像是替代朋友来接人一般的态度。

    “你们回来了”等二人走进后,黑衣女子面无表情的问了一句。

    “恩”郭嘉点头。

    “这次能呆多久?”女子又问,把郭嘉问的有些紧张,甚至不值该怎么回答女子的话。

    他没回答,因为女子已经知道了答案。

    还是那副面无表情的样子,黑衣女子冷冷的看了一眼一旁的赵寒后转回来看着郭嘉开口道:“西边又要打仗了,你还要去么?”

    郭嘉无言。

    又要打仗了,还要去么?

    上一次已经把自己的性命都赔进去了,现在只剩下阴魂的你,还能赔进去什么?

    这是黑衣女子的潜台词,而郭嘉无法去回答这个问题。

    作为整个燕云、甚至在整个帝国算是最为顶尖的那么一小撮人士,有着鬼神之名的郭嘉在面对这名女子时,只感觉自己与最初见到她时一样,都是那么的没有自信与心中恐慌。

    黑衣女子是郭嘉的妻子。

    别意外郭嘉已经成婚来了,虽然帝国腹地的那群人已经开始流行晚婚晚育,但在人口稀少的燕云来讲,以郭嘉的年龄有两个孩子都是很正常的。

    坐在马车上,三人一路无言。

    面对这一对别扭的小夫妻,赵寒很自觉的闭上了自己的嘴巴,并且在心中抱怨自己回家,家里居然没有派人来接。

    马车在大陆上奔驰了一个多时辰,终于走出了那位于山岭的山道,远处也已经浮现出燕云的主城区。

    终于算是到家了。

    心下松了一口气,犹豫了一下赵寒强笑两声后开口道:“嫂子,我还有事,就不耽搁你与”

    “你忙”赵寒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黑衣女子的冷语给打断,而黑衣女子说话间也丝毫没有主意赵寒分毫的意思,那清冷的目光一直流连在郭嘉脸上,谁也不知她心中想的是什么。

    赵寒见状给郭嘉留了个自求多福的眼神,之后快速的翻身下车,顺着一旁的大路向王府的位置走去。

    他实在是怕了那黑衣女子,也就是郭嘉的妻子,因为他无法去与她解释,明明答应好了让郭嘉活着回来,可现在为什么又失言了。

    有时候赵寒真的挺恨自己神王体那耳聪目明的超凡表现,因为哪怕是相隔上千米后,他也能从那背道而驰的马车中听到黑衣女子的呜呜哭声,是那么的绝望。

    战争从来都不是美好的,无论有多么多的赞美灌注与其中、人们把战争的胜利形容的多么美好、又有多少人通过战争而获得利益,可纠其本身,战争永远都是样脏的代名词,每一个比划、每一道墨迹、都是由鲜血所浇灌,哪怕时过千年、万年、后人在看去,也能从其上嗅到浓浓的血腥味。

    有人不喜欢战争,有人却对这种事情欣喜若狂,而赵寒,对此一直持有的是一种无所谓的态度,所以当他回到王府后直接被管家待到父亲的书房时,脸上的表情是默然的。

    在这间不足三十平米的书房内,此时足足坐着八个人,每一个身上都披着燕云的黑色军装,左胸心脏处还绣着代表燕云将军的将印花纹。

    血色的印记,八位正二品以上的燕云将军,其中还包裹了他的大哥赵君宏。

    房间内的寂静被赵寒的进入所打破,见到赵寒走进门,坐在坐席首位的赵君宏默然对他点了点头:“回来了君青”

    “恩”赵寒点了点头,扫视了一眼在座的诸位将军后,面色带笑的对他们问了声好。

    之后,就又是漫长的沉默。

    似乎所有人都把目光放在了占据屋内最大面积的那张桌子上,或者说是那桌子上演绎的不算太清晰、却绝对准确无误的沙盘之上。

    看了一会儿后,见天色逐晚,赵君宏对赵寒挥了挥手把他叫过来后开口道:“君青,父亲今早就去军部办公了,你去一趟军部叫父亲回来,说家里已经准备好了饭菜,几位叔叔都瞪着他呢”

    说话间,赵君宏颇为隐蔽的拍了拍赵寒的肩膀。

    赵寒闻言点头,之后走出了这个曾经给他很大压力的房间。

    赵寒没有去军部,因为赵君宏不是真的想叫父亲回来,而我们的燕云王陛下若是想回来的话,也不会等到现在天黑之时都还待在燕云军部内办公。

    有些事情兄弟之间不需明说,只要一个手势或一个眼神就可以让对方明了,虽然已经许久没见,但这种源自与血脉之间的联系却不会有多少的影响与改变。

    “燕云也开始乱起来了么”

    一个人走在略显空旷的庭院内,赵寒看着那已经遥遥升起的明月,眉头细微的皱了一下:“只是一次西征罢了,就算是近年来帝国少有的大动作,可燕云这些将军怎么会显得这般不安?”

    不安?是不安!

    虽然刚刚在书房中几位将军没有表现出来,但赵寒通过他们之间隐约的小动作,还有那略显急躁的神情中就看得出他们此时心中的不安。

    发生了什么?居然会使七位燕云二品大员赶到不安?

    要知道他们可都是嫡系的燕云将军,每人手下都有着不下万人的真正精锐,而在他们之下附属的死士营的数量只会比之更多,掌控着燕云二十万人的七位将军都可以独自打上一场规模中等的战争,究竟是什么事情会让他们都感觉不安呢?

    信息太少,刚刚到家的赵寒无法去分析,但这却让他的心底感到一些焦虑。

    燕云王不回来,这是避而不见,不远以与这几位老部下碰面,听他们将要说出口的话。

    “七位将军在王府内等了一天、几天、甚至更久的时间,可他们却没有去燕云军部里去找过父亲”

    赵寒的口中还在呢喃,远处已然可以听得一些人声,似乎是一个丫鬟在修剪药院的时候剪断了一支老参的汁液,而王府内的女官管家正在训斥她。

    推开内院大门,赵寒原本思索的表情转化成微笑:“兰姨,怎么这么大的火气啊”

    “君君青少爷,您回来啦”被赵寒挥手打断了话语,那个被他成为蓝姨的女总管先是有些惊讶,片刻后面上带笑的回道:“既然君青少爷回来啦,那也就无事了,对了君青少爷,你回来后去拜见过主母了么?”

    主母?赵寒的眉头微皱。

    “啊就是你雪姨,忘记和您说了,王爷在今年年初的时候已经立雪贵人为王妃了呢”似乎是无失之言,又或者意有所表,女管家在说出这句话后对赵寒露出一个欣喜的笑容道:“君青少爷一路旅途劳顿,肯定是饿坏了吧,我这就让人去给您准备晚饭。

    小翠,走!”

    前半句是说与赵寒听,后半句却是与一旁那个名叫小翠的丫鬟在打招呼,这名已然年过四旬的女管家摇动着自己那硕大的屁股,就这么带着小翠从一旁的小路走了。

    情况似乎不对?

    什么时候这个女管家都可以安排他这个燕云世子的生活作息了?

    至于那个什么燕云正妃

    赵寒眼中闪过一抹寒芒,这个位置已经空置了十年,现在忽" [阿甘小说网手机站:m.agxs.org]
[章节分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
第1/2页,5000字/页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